中秋过后,得到县作协通知,对口援建的宜宾市长宁县宣传部携长宁作协一行,到雅江来进行文化交流、帮扶和文学采风活动。行程中,需数名本县文学爱好者陪同,以促进两县文化互补和学习交流经验。
        采风活动安排到郭岗顶和两河口电站施工现场。选取这两个地方,一是让贵客们体验藏区美丽的风景和深厚的文化底蕴,达到宣传的效果。二是让老师们感受到雅江人民如火如荼的建设热潮和脱贫奔康的坚定决心。我有幸参与了到郭岗顶陪同和学习的机会。
        郭岗顶全名郭岗顶花宝顶,离县城七十余公里,地处享誉盛名的西俄洛镇康巴汉子村境内。
        驱车到达半山腰,就只能步行上山顶。近几年旅游开发,上山的路都已硬化,我们一行人走在林子里,相互拍照留念,相互分享发现的最美拍景角度,欢声笑语中,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山顶。
        山顶是开阔的大草坝,视野无遮无拦,一望无际的群山,像一瓣瓣莲花,围绕簇拥着郭岗顶,我们所处的地段,正是莲花的中心,海拔3800米,远山云遮雾绕,我们都置身在仙境中。最先进入眼帘的,是一块两米多高的条形人工巨石,上面刻着斗大的“月亮湖”,下面是对湖的介绍。放眼“月亮湖”,的确,整个湖的轮廓呈月芽型,湖中的水溢满整个湖心,湖水也呈月芽型。几匹马在湖边啃食着泛黄的草叶,恬静而悠远。十多米远,还有一个湖泊,大石上写着“太阳湖”,圆形太阳湖秋波荡漾,与“月亮湖”隔岸相望。据本地牧民介绍,这两个湖在很深的底部是相通的。大自然真是巧夺天工,在海拔3800米的山顶,让太阳月亮永相伴随,湖底连理,湖水倒映着蓝天白云,永不枯竭。
        入秋以来,高山上的花花草草都已进入休眠凋谢状态,不像夏天,漫山遍野百花齐放,五彩缤纷。而秋天的沉静与内敛,更是我们这一群“文人”所神往,一片落叶就是一首诗,红红黄黄都是埋藏在岁月深处的一份温润与淡然。
        从两个湖泊边继续沿着顺时针向前走,是占地数亩的白狼国遗址,整个遗址已没有一间完整的房舍,从垮塌的残垣断墙推测,许多年前,这里是一座有较大规模的“宫殿”,大门外,九个白塔的基座让人揣测,它们一字排开,仿佛要为身后的部落挡住一切“牛鬼蛇神”。几株早已干枯的大树,伸张着虬轧枝丫,它们在含怒问天?是在向人们诉说一段隐秘的历史和一个古族的沧桑?
        考古学家曾在遗址附近,出土了大量公元9世纪的白狼族陶俑。居历史文献记载,白狼族长期生活在偏远的西南地区,他们在各个历史时期,都和中原的中央政权有着密切的接触与广泛的交流。尤其在东汉时期,白狼国和东汉王朝关系十分融洽,东汉王朝曾派出使臣拜访白狼国,并给白狼国带去了珍贵的生活生产物资。白狼王亲自写诗表示感谢,这首诗至今保存在后汉书中(即《后汉书·西南夷列传》中记载的《白狼王歌》)。这首诗歌表达了白狼王高歌颂汉、慕归一统的炽热之心,也感受到了他那种为了族人的安乐幸福而情愿弃去王位归附称臣的博大胸怀。
        我们一边走,一边问内地来的老师们,有没有高山反应?她们都很激动,表示这么壮美的景色,有一点反应已不重要,我们虽带着便携式氧气筒,但老师们都坚持着,表示不愿借助外力,他们要以亲身经历来体会藏族人民的生活磨砺和藏族人民坚强的毅力。
        沿着山顶草坝前行,“密林中的天然中国地图”出现在眼前,从远处看,对面山坡上长满了苍翠的松树和云杉树,恰好树林中有一爿草坪,与中国地图极其相像,老师们兴奋极了,一边拍照,一边感叹大自然的馈赠。
        一圈转下来,大家席地坐在草坪上,土生土长的作协主席介绍着郭岗顶的各种传说和具有一千多年风韵的陕康藏茶马古道。原西康省康定府48家锅庄,自古有句俗语“搬不空的金雅州,填不满的打箭炉”,过去藏区以至于尼泊尔、印度的许多生活物资,都从雅安驮运到康定,再分散到各个目的地;雅砻江渡口是一道天堑,云集着来自陕西,云南,甘肃的商贾,他们在滔滔雅砻江边望江兴叹;又从牛皮船摆渡运送生活物质过江,到满清政府从雅安征募二十五位船工到雅江开设官渡,1936年红军达到雅江建立博巴政府,1950年雅江和平解放的历史……。并诙谐地告诉大家,举世闻名的康巴汉子,也和选美一样,有着严格的评选标准:“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八,发长一尺八,古铜色的脸,面带络腮胡……”老师们感叹着,脑海里想象着,这样魁梧彪悍的男子,穿一身藏装,配一把两三尺的藏刀,站在那里,都绝对是一道让人冲动的风景。我以前一直带着疑问的“康巴的汉子,安多的马”,也在作协主席这里得到了印证。据野史传闻,每到八月赛马会,许多国外的美貌女子,都慕名而来,她们的真实目的不言而喻。“借种”一说虽不可信,但世上又有哪位女子,不梦想有一次被骑着骏马的男神掳走的浪漫?
        老师们以长宁县蜀南竹海的竹文化开发为话题,给我们雅江旅游和木雅文化推广出谋划策,鼓励我们作协的作者拿起手中的笔,用纪实、优美的文章,推广“中国松茸之乡”、推广“中国康巴汉子村”、推广“走婚大峡谷”、推广“庆大沟森林公园”……让人了解,让人向往。
        我们佩服着老师们的见多识广和建议,为她们对雅江的认可和促进雅江进一步发展的真诚坦言所感动。我们相互留下电活号码,互相添加微信,这份友谊因共同的爱好而倍受珍惜。
        郭岗顶的壮美风光让人浮想和震撼,它走进了我们每个人的心里。虽然秋季的郭岗顶花儿都已隐退,但我仍然看到,开在我们心中的花儿正艳丽无比。


                   唐均.jpg 

        唐均,四川省雅江县人。四川省散文诗学会会员,雅江县作协会员。作品散见《西藏文学》《散文诗世界》《贡嘎山》《草地》《甘孜日报》等刊物及极速排列3网、蜀声朗朗、作家地带等网络文学平台。现供职于雅江县妇幼保健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