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的远方


秋末透着尘世的苍凉

谷物早已归家

爱人的情话

还未被时光风化成永恒

在岁月里肆意翩跹

怎么也绘不出爱情的轮廓


我是草原上的放牧人

去不了太远的远方

雪山以内便是我的天地

只有怀里的木碗

替我看遍了万物的更替

陪伴我走向每一世的彼岸

酥油的光泽浸透木碗的外壁

花纹是岁月的雕琢


几百年后

我会在夕阳悲悯的目光里看见自己

依旧不愿惊扰任何一份存在




一只衔来经卷的雄鹰

在山巅俯瞰河谷

这是一个忧伤的季节

邂逅了第一片落叶

沾染鲜血后种进木碗

来年在木碗的花纹里绽放


我席地而坐

在山谷里遥望

与山巅之上的雄鹰对视

星光是我的眼眸

看见一尊静默的佛

经卷是我的脊柱

用额前的双手细数岁月


雄鹰头顶的英雄结

把它带回了草原

我们的故乡

雪是否又会提早到来



变成一串佛珠


在雪山的梦境里

变成一串佛珠

用菩提树轮回的脉络

守护绛红色的加持

感受指尖摩擦的力量


在母亲的子宫里

变成一串佛珠

用脐带传送佛的细语

把来自原野的铿锵

撒进翻滚的羊水


在寺院的经文里

变成一串佛珠

听朝圣者的额头叩响大地

唤醒沉睡的格桑花

渐次盛开


当一百零八颗佛珠

第一百零七次碰撞时

放下所有的觊觎

在被苍穹遗忘之前

变成一串佛珠



游荡的人


藏在黑夜里的人

用咒语在十五之夜召唤圆月

借来僧人手里的油灯

照亮峡谷的夙愿

每一束被加持的光

都让黑夜走神

留不住这个游荡的人


峡谷在夕阳的余温里沉睡

又在湿漉的月光中醒来

离群隐遁的人

偷窥世事的无常

独自落进太阳的山谷

又借来一匹雪山的马

用一季的时光

从峡谷奔向草原的尽头


游荡的人啊

星辰是你的泪珠

洒满苍穹

每落一颗便是一次思念

思念自己最初的模样



踏实


滴落的生命

是田野远方的老友

突然的寒暄

弄羞半挂的月牙


被婆娑月影敲落的树叶

不愿提及明天

它与九月的果实

本就隔着一整片旷野

无法跨越的荒芜


七月的掉落

等不到九月的丰收

树叶揉红的眼睛

像那湾淌红的江水

流进了黑夜情人的眼眶


凄美而悲壮的七月

苍凉的树叶永远沉睡在这里

孤身看自己死去

又孤身聆听自己的复活

而九月却不会

替你留下一丝忧伤


于是我决定不再期待

也不再拼凑破碎的泪珠

在这片空旷的原野里

只需留我一人

成为一匹奔腾的骏马

从四季走向轮回

独自耗尽前生

也耗尽来世



有胎记的老猫


一只老猫蹲坐在小巷

挡住我回家的路

愤怒

可我看它的脸

胎记落在了鼻尖

一刹那

我泪流不止


已存在胃里的火焰

被河风点燃

别人的故事

总在我的酒杯里晃荡

落泪或是大笑

在前往相逢路上走散的人们

都不足以称之为别离


这个夜晚

我要忘却醉月的忧郁

只细听每个关节骨老去的声音

让这只胎记老猫

替我这个小巷里多余的人

让出一条多余的路



三粒青稞


第一粒青稞

从田地里溜出

爬进佛堂

在两个敬水碗之间叩首


第二粒青稞

从田地里溜出

爬进水磨坊

在阿妈的糌粑袋里飞扬


第三粒青稞

从田地里溜出

爬进陶坛

在阿爸的银碗里摇摆



四月


我从很多年前的四月来

拎着自己的骨骼

把第一粒泪珠送给母亲

滴落在相连的脐带上

母亲的母亲掏出四月的酥油

用祖先留下的习惯

涂抹我的全身

在她温暖的怀抱里

吃光每一袋糌粑


雄鹰冲向太阳

在日落的时候

把翅膀献给雪域男儿

鹰骨被揣进氆氇做的藏袍

草原上的风肆虐着马匹

男人在日出的地方吹响鹰笛

四月的笛声赶走狂风

一片寂静里千万别说爱我

我无法装作听不见


我会在很多年后的四月离去

和来时一样

拎着自己的骨骼

在我离开之时

请你们吹响鹰笛

把我带回故乡



流走


傍晚的六月天

是刚出嫁的新娘

风花雪月化为柴米油盐

半边晴空半边雨


我站在六月的江畔

看别人用爱情风干泪水

滚滚红尘被抛江流去

一位尼姑从我身旁匆匆走过

落满星星的五官

把我的目光拴住并带走


就让我用一座桥的距离

酿出最烈的酒

勾兑我一世的柔情

斟一杯给自己

喝一口

微醺

再喝一口

便是烂醉如泥


也让我借一片故乡的晚霞

抹上一缕酡红在脸颊

被带走的目光

我便决定不再收回



汗颜


破旧的房间

放着一个布衣柜

第二夹层里有个口袋

落满了灰尘

我提起它拍打了三下

掏出已拉不平褶皱的藏服

给自己穿上

可我不能这样出门

因为我知道

异样的眼光会吞噬我

我也知道

他们所奇怪的

并不是这些拉不平的褶皱


此仁拉姆.jpg

        此仁拉姆,女,藏族,1997年4月出生于云南省迪庆州德钦县,毕业于西南民族大学,现就职于甘孜州得荣县委办公室。作品散见《卡瓦格博》《香格里拉》等刊物和极速排列3网、地平线诗选、格桑花开、梅里故事等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