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囊


粘稠的风,把岁月浸染得很脏

背负的行囊,在春天里

在和风细雨里生长、蔓延

于整个春天放飞绿色的梦想

那是儿时对这个世界最纯正的告白


被风晒干的忧伤

在年轻的行囊中,在如日当头的夏天里

拖起了此生诗意饱满的翅膀

那是用激情和梦想书写如火一般的岁月


秋日寒霜弥漫的十字路口

背上行囊,在黑夜里游走

用一串串可笑的文字

渲染所有的情绪


等我奄奄一息

背负的行囊,在冬日里遐想或歇息

但我奢望,等真正离开时

行囊里有母语的味道



拉萨


越过高墙红砖的梵音

在清晨冉冉升起的桑烟里

静静地徜徉在远离尘凡的天际

或是滴落在了情人幽会的草丛中

我策马行吟,赏天地间流淌的美


当岁月将那华丽采摘无存

虔诚的信众宁愿将自己

修炼成红山上的一块顽石

却不愿将自己匍匐成

通往布达拉宫的一级级阶梯

其实,极速排列3不在弯腰低头的朝拜里

而在八廓街每一块贴近历史和土地的石块上



嘉那玛尼之歌


一块块平整的玛尼石

一排排金黄的转经筒

好像一个个活生生的历史标本

在蓝天下以沉默者的姿态

坚守着不容置疑的极速排列3的阵地


不忍错过头顶的每一朵云彩

因为我相信那里是神路过的地方

然而,再看看匍匐在地的信徒

原来佛就在悲欢离合的红尘里



火焰与诗


恰是这灼热的词汇

沸腾了诗歌冰冷的躯体


在每一个寒风呼啸的夜里

守着时光的温暖

将词与火焰凝练成

季节里忧伤的夜曲

让落叶轻轻地吟唱


学会在盛夏里拾一堆干柴

下雪的夜晚,为自己写下

火焰一般的诗歌



诗歌的颜色


总是在很不经意的平常的日子里

常有一些想说而不曾说出的话

握住笔,就成了诗


其实,很多时候连自己都不清楚

写的究竟是诗还是流年岁月

读懂的人,听到的是那些不曾说出口的话

看不懂的人,看到的是笔下残碎的词语


写诗的人,把故事写进诗里

读诗的人,把自己置身诗中



春天来了


北归的鸿雁就在途中

探头的芽儿已经等不及了

我只想写一写,这三月

被春风带走雪花的三月

春耕里父老用汗水灌浇希望的三月


从此,不再仰望天空之灿烂

也不留恋夏日盛开的花香

只注重足下的土地

和土地上令我向往的故事


请相信,再大的风也带不走青春的花朵

只会化作昨夜那跌落在小窗的春雨

和一串串笨拙的文字

将和你一起守候麦田的金黄

一直到深秋

变成一粒粒成熟的果实



勒勾梅朵


在寒冬雪霜的洗礼之中

你曾把沉睡中的春天叫醒

从冬天的指缝里

探出生命本有的模样


柔嫩的身躯

却在晶莹的雪花中

孕育着生命不屈的旋律


等春暖花开的时候

化作一滩春泥

染绿了四季枯黄的梦

丰满了诗人忧愁的文字

华·才让.png

        华·才让,藏族,1980年代生于青海化隆,2010年毕业于西北民族大学藏汉翻译专业。藏汉双语文学作品散见各类堡坎和网络文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