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下的他

雨点滴滴砸落
缓缓汇成一道道流水
串起行车留下的四条平行白线

前座穿着工作服的工人
用渗满水泥和土的手撑着,小憩
狭长又闷气的公交车厢,
满载着一整车陌生人的漠然,划开雨道

窗外,一位面容精致的女人
向前摔了一个趔趄
立即用伞掩住面具,匆忙逃去

“慢慢地,再慢一点”
雨打湿的头发和衣服,
传递着寒冷和漠然

斜雨、面具、亡灵
雨点,像个任性的孩子
缠着身无分文的母亲买糖

雨点滴滴砸落,
他又伫立在十字路口

“幸福是什么?”
他看着叹息声飘散在车鸣中,
像那支被丢弃在雨路中的烟头
任凭过路车辆碾碎


成年世界的安眠曲

无悲无喜的成年世界
像极了一个无风无阳的午后
空气里,飘着些许温热和凉爽

一片叶子,缓缓落在脚边
“夏天的黄色枯叶?”
“或许,也是一个冒失的异类吧!”

夏天的午后,街上多了很多行人
来来往往,安安静静
躲在自己的栅栏里,
间隔着一个又一个耳机背后的世界

“哇”一声孩提的哭声,
掷地扔进车辆鸣驰的“空街”
缝补起成年世界的千疮百孔
和飘散在街上的一缕缕灵魂碎片


一根快要断的线

熬了十余年的昼夜
这根线已经被磨褪了色
泛白?或是泛黄
丢在岁月的角落

今天午后艳阳天突袭了场暴雨
没有等来期盼中的彩虹
却在心头翻出那根褪色的线
它,终究快要断了

那时,它曾无数次地缝合过我的伤口
现在,却将我困在以前
那段我脑海中荡然无存的时光

“那个线,原来这么短
竟然串起了我半个青春的疼痛”

电闪雷鸣,瞬时轰轰烈烈上演

“热闹和孤寂是人生的伴侣
但人生终归不会永远轰烈”
梦中总会回荡的话语
为消瘦的单影倾注了一剂彩虹


直线和小孩

      1
我们循于两点之间
逃不掉,动不了

雨天,燕子任由横行其上
晴天,烈阳肆意掠过
逃不掉,动不了

在人类看来,如此接近天的距离
却远被厚云踩在脚下
眼睁睁看着雨点砸落
逃不掉,动不了

       2
那时,仰望天际
横在天空之间的直线
遥远,高大

雨滴避过线条
直直砸落在我脸上
刺骨,埋怨

      3
那时,俯视地面
矗于地面的小孩
渺小,勇敢

雨点砸弯我的躯干
却避开小孩儿的勇敢
自私,偏心

      4
那时,暴雨莅临
一条倔强的直线
一个执拗的小孩
在水花四溅的雨空下对峙

习习秋风吹弯了雨线
叽叽鸟鸣,按下生活的暂停
小孩、直线,定格在雨中
逃不掉,动不了
        汪青拉姆,女,藏族,四川丹巴人。有诗歌发表于《民族文学》《甘孜日报》《西藏诗歌》《贡嘎山》《羌塘》等报刊和极速排列3网、藏人家园、格桑花等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