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说今天的话题之前,请允许我发表一点纯属个人的浅陋之见。
        孔子是中国古代最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当然他也是个伟大的哲学家。他的一生都在追求两个字,一个是“礼”,一个是“仁”,他又说“克己复礼为仁”,总而言之他的一生所追求的无非就是“礼”并为之奋斗一生,在他一生的教育生涯中,培养了许许多多的人才也留给我们丰富的哲理和深刻的教育思考。在儒家经典《论语》中有一句话似乎已经是妇孺皆知并成为我们的一种共识。“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今天我们都这样理解:“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这也是一种智慧。” 然而我们可以这么假设,如果一个能开宗立派且被称为万世师表的人就说了一句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这也是智慧这样一句浅显的话,那么他作为伟大思想家和教育家的思想性又何以能体现?难道生活在春秋战国时期的人都有明明不知道,偏要说知道的不良习气?我想显然可能性不大,再说今人歪解古人名言的不在少数。那么可能就是古代以口耳相传的教育方式下造成的误传(解)或者是我们后人理解翻译的时候只停留在字词表面或者古今语法差异等因素所造成的。我们不妨这样分析这句话,假设这句话里面存在有省略和句子成分前置后置的问题,我们以此还原这句话,“知之为之知,不知为之不知,是知也。”或者再加一个“者”那就成了“知之者为之知,不知者为之不知,是知也。”这样一来,意思就完全变了,翻译过来就是“如果一个人能知(理解或掌握)这种知识或者学问,那就让他知道、可以教给他,如果一个人就算是给他传授了他也不能理解,那么还不如不讲,也就不给他讲,这是一种智慧,”这样解释似乎更合理一些,再看孔子的教育方法“因材施教”就是根据每个人根基和能力的不同采用不同的教育方式或教育内容,这样才能获得更为理想的教育效果,为什么孔子有三千弟子,能真正学到孔子学问的只有七十二人?可能其他人不适合学孔子的思想转而授之以其他学问。这和佛陀释迦牟尼的教育方法如出一辙,佛法八万四千法门,每一种人都有适合自己的法门,佛陀就是根据人的“慧根”的不同传以相应的法门,使其证悟,但是真正有成就的为数不多。
        接下来,我们进入今天的正题。
        一直以来,仓央嘉措在有些人心中是一个不守戒律、暗中幽会情人的情诗高手宕桑旺波的存在。所谓“仓央嘉措情歌”更是坐实了在读者听者心中的如此形象。那么真正的仓央加措究竟是这样的吗?他写的那些诗真的仅仅是“情歌”?
        我们先不急着说他的诗是不是情歌,我们先举一个屈原的例子,屈原在《离骚》中这样写到:“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如果我们不去了解当时的创作背景和诗歌的隐喻(或者是比兴手法)表达,那这首诗一定会被直白地理解成:“草木逐渐凋零,佳人也在岁月中渐渐衰老。”这将会是一首感叹人生易逝的悲叹或者“情诗”,然而这里的美人却另有所指,那就是当时的楚王,如果再结合当时屈原的处境和时代背景,我们前面的理解与其本想表达的意思就相去甚远了。那么后人在翻译仓央嘉措诗歌的时候,是不是也有类似于上述的问题存在呢?尤其是把藏文翻译成汉文,把一个在佛学上有很高造诣的人的并且巧妙运用了诸多诗歌手法的藏文诗翻译成汉文诗,想要把作者的真实思想比较准确的翻译和表达出来这本身就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那么在翻译的过程中会不会存在只流于文字表面?或者说由于译者的佛学水平还没有达到原文作者的佛学水平时,他的翻译会不会是只留于文字表面的简单直白的语言转换?然后再加上读者(一般读者很少有接触佛学也只能停留在文字表面,这无可厚非)的推波助澜,被广为传唱的仓央嘉措“情歌”就由此诞生。换句话说如果仓央嘉措的诗仅仅只是“情歌”那么仓央嘉措也就不使其成为持明仓央嘉措了。
        其实这个问题在藏文原著中已经写的很清楚了,《仓央嘉措古鲁》 “古鲁”是道歌,“杂鲁”是情歌。所谓的仓央嘉措情歌只不过是读者对仓央美丽的误解和自身情感的无意绑架。
        藏族文学史上,有一部诗歌理论著作这里要提一下,那就是印度宫廷诗人檀丁的诗歌理论巨作《诗镜》。13世纪由藏族著名学者萨迦班智达·贡噶坚赞将其翻译成藏文,后来发展成为《大藏经·丹珠尔》声明学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里面记载的诗歌修辞有35种之多。从小修习“五明”的仓央嘉措对此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
        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仓央嘉措是痛苦的,他的情感是复杂的。他既有对桑结嘉措深深地感激之情也有对拉藏汗的痛恨;有修习佛法的感悟,当然还有他作为活佛普度众生的慈悲之心、大爱之心。而内心夹杂着的矛盾复杂的情感又不能过于直白的表达出来,天才的仓央嘉措便用诗歌的形式隐晦地表现出来。当然,他作为信众心灵的指路明灯,怎么能忍心看到众生在痛苦中迷失,怎么能忍心他所爱着的众生对世间执迷不悟而备受煎熬折磨?而这些对众生的大爱他也以世间的事物和道理告诉众生世间一切的无常,这难道不是证悟佛法的另一种门径?
        下面我们列举几首仓央嘉措诗歌汉译文,用我那还没接触到皮毛的知识大胆的谈一下对仓央嘉措诗歌的看法。不为别的,只为找寻我心中的仓央嘉措,也为让我以及你从“情歌”的迷途中折返,渐渐的接近真实的仓央嘉措。


                从东边的山尖上
                白亮的月儿出来
                “未生娘”的脸儿
                在心中渐渐地显现


        这首诗翻译的过于通俗化、口语化。乍看起来真是一首“情歌”,很多时候不是诗歌本身的问题,而是感受它的读者的问题,正所谓一百个读者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这首诗前两句写景,是一种孤独、寒冷的感情基调,白亮的月儿勾起了他的思念之情。接着内心的孤独与寒冷顿时减少了很多,这是因为他想起了他慈祥的“玛吉阿米”。玛吉阿米是仓央嘉措的天才创造,这里应该是他的恩师桑结嘉措,他的恩情犹如生身母亲一般深重。面对他当时的处境,每每感觉孤独绝望时,看到东山顶上皎洁的月亮,他就情不自禁地想到恩师,心里顿然开朗、温暖,恩师对他的爱和教导就像月亮的光芒般照亮他,为他引路,表达对恩师无限的思念。

                去年种下的青苗
                今岁已成禾束
                青年老后的体躯
                比南方的弓还要弯


        时间真的很快,那个曾经被恩师细心教导和照料的仓央加措,如今已成为壮实的青年,可是恩师却在世间无情的“狂风”和劳累中变得无比苍老,弯曲的腰身竟然比南弓还弯,面对当时的政治环境,仓央嘉措虽是满腹抱负,可又无能为力,再看看恩师的面容,心中杂乱矛盾的情感可想而知。
              

                自己的意中人儿
                若能成终身的伴侣
                犹如从大海底中
                得到一件珍宝


        恩师桑结嘉措又何尝不是仓央嘉措的“珍宝”?而渴望能终身陪伴的“珍宝”却在拉藏汗的阴谋中石沉大海,实现这个美好的心愿比从大海里得到一件珍宝还要艰难。
             

                达官贵人的女儿
                若打量伊美丽的面貌
                就如同高树的尖儿
                有一个熟透的果儿


        无常是世间最恒久的有常,世间的“财”“色”“身”等皆无常,都是美妙的昙花一现,终究会在无常中像熟透的果儿般融进无常的尘埃。

                花期已经过了
                蜂儿别再惆怅
                相恋缘分尽了
                何必枉自神伤


        世间的分合皆由因缘,缘合则聚,缘灭则散,这是世间的真理,只有看破了才不会被世间的离合而悲欢,既然了知了,又何来惆怅?既然和恩师在尘世的缘分已尽,我有何必过于悲伤?

                芨芨草上的白霜
                还有那寒风的使者
                就是他们两个
                拆散了蜂儿和花朵


        “白霜”和“寒风”比喻破坏“蜂儿”和“花朵”缠绵情意的黑恶势力。拉藏汗就像无情的白霜寒风阻断了仓央想要和恩师永久陪伴的心愿。

                野鸭流连芦苇
                想多停留一会
                湖面却被冰封
                叫人意冷心灰


        寄托着美好心愿的仓央嘉措想多陪伴恩师桑结嘉措,像野鸭依偎温暖的芦苇。无奈罪恶的拉藏汗像无情的寒冰切断了美好的心愿,让仓央嘉措是何等的无奈与绝望。

                集上邂逅姑娘
                立下海誓山盟
                却像花蛇攀的结儿
                没碰它就自动开了


        再美丽的海誓山盟和信约协议在不守信誉的人面前显得格外无常,就像花蛇攀的结,看似紧凑可靠,却轻易地的就开了。拉藏汗等人不就和花蛇一样吗?

                两小无猜的人儿
                福幡插在柳旁
                看守柳树的阿哥
                请别拿石头打它


        从小陪伴的恩师于仓央嘉措就像是两小无猜的竹马青梅,他们将美好的愿望寄托于伟大的抱负。可假心假意的拉藏汗却做着“拿石头打它”的事情。仓央嘉措希望拉藏汗不要像看守柳树的阿哥破坏福幡一样破坏西藏的政治宗教,然而拉藏汗怎么能好心如我所愿?

                写出的小小黑字
                水一冲就没了
                刻在心上的图画
                想擦也擦不掉


        比兴手法,小小黑字比喻签署的某种协议,它是最无常的,只要是有阴谋的人泼上一盆水,就能消失无影。可是留在他内心深处的不管是恩师的身影亦或是留在信众灵魂深处的仓央的形象就像深深烙印在骨髓里的极速排列3,再有阴谋之人也无法抹去。

                盖上的黑色印戳
                它不会倾吐衷肠
                请把信义的印章
                打在彼此的心上


        黑色的印戳只不过是一种形式而已,在没有信义的人面前,它似有却无、似诚实假。仓央希望彼此(拉藏汗)说话要讲信义,不要出尔反尔丢失了诚意。

                生机勃勃的锦葵花
                如果拿了作供品的话
                把我这年轻的蜂儿
                也带到佛堂里去吧


        “锦葵花”比喻恩师桑结嘉措,年轻的蜂儿比喻“仓央嘉措”。蜂儿和花朵的情意被无情的寒冰(拉藏汗)阻断,恩师也成了拉藏汗的刀下之鬼,我这年轻的心没有了依靠,还不如把我也带去与恩师一起。生不能相依,希望死能相伴。这是何等的绝望?

                我去上师那里
                恳求指点明路
                心儿不由自主
                跑到情人去处

                观想的上师面孔
                很难出现在心上
                不想的情人容颜
                心头却明明亮亮


        “情人”比喻恩师桑结嘉措,本想到上师面前请求指点明路,却不想心却被恩师牵引着。本想正定安住潜心观想修习,可是心头清晰浮现的却是恩师桑结嘉措的慈祥面容,表达对恩师的无限怀念之情。

                热恋着的情人
                做了别人的妻
                相思折磨得我
                已经形销骨立


        自己朝思暮想的恩师,已经成了别人的牺牲品,而我思念恩师的心切已经让我的身体消瘦不堪。“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有异曲同工之妙。

                礁石伙同风暴
                乱了老鹰的羽毛
                虚情假意的姑娘
                叫我好不心焦

               
        “礁石”“风暴”“老鹰”“姑娘”皆有所暗示,拉藏汗伙同一些人,扰乱了西藏的政教稳定,这道貌岸然虚心假意的拉藏汗,让我痛苦不已。

                黄边黑心的云
                是霜雹的成因
                非僧非俗的沙弥
                是佛教的敌人

        佛陀释迦牟尼在世时说过,以后破坏佛教的不是邪魔外道,而是穿着袈裟的僧人。“黄边黑心的云”比喻穿着黄衣服内心邪恶阴暗的人,他们打着正法的旗号做的实在是破坏佛教的勾当。


                十五皎洁的月亮
                和她的脸庞相像
                月宫里的玉兔
                寿命不会再长


        仓央嘉措看着窗外皎洁圆满的月亮,这圆满的夜本来是团圆相聚的时刻,可是常常思念的恩师却早已不在身边,看到这圆满月亮的相,就想起了恩师法相庄严的脸庞。而此时的仓央嘉措就像深锁月宫的玉兔,寿命将尽,可能仓央嘉措面对当时的局势,已经预见了将要发生的事。

                对于无常和死
                若不常常观想
                纵有盖世聪明
                也和傻子一样


        生老病死是世间的规律,生和死一样无常,佛坨教给众生的不是超越死亡,而是正视死亡,只有看破了生死的无常,才能不会对死亡产生畏惧。这才是真正的聪明和智慧。

                洁白的仙鹤
                请把双翅借我
                不会远走高飞
                只到理塘一转就回


        据说这是一首预言诗,七世达赖喇嘛就出生在理塘。或者仓央嘉措可能感知到自己的恩师也转生在理塘,他忍受着对恩师的思念,想去理塘看看,以解相思之苦。
        仓央嘉措的诗几乎没有一首是“情歌”。更多的是对当时社会的反映和对恩师的思念还有用世间的道理来证悟佛法的诗。我只列举了二十首诗,基本都是用诸多的意象和比喻表达了仓央复杂矛盾的情感。
        仓央嘉措已经深深地烙印在每一个热爱仓央诗歌的读者心中,然而我们希望我们在怀藏仓央嘉措的同时,应该了解比较真实的仓央嘉措,否则我们会在热爱仓央嘉措的道路上离他越来越远,这也是我们对仓央嘉措的尊重和珍爱。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当然了,我写这篇浅陋的文章
        不为别的
        只为你我在途中与仓央遇见
        遇见真实的仓央嘉措

        卓仓·扎西彭措,藏族,1993年生,青海民和人。诗文散见《青海青年报》《白唇鹿》《桃花源》及极速排列3网等刊物和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