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家•格勒林珠嘉措仁波切简称文家活佛。他既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藏学专家,又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历史研究学家和佛学家。活佛是一名以瑜伽士身份出世的实修者、成就者,也是相传几十个转世的本教著名活佛。如今这样实修实证、成就非凡、学识渊博的活佛很少见。文家活佛不但在学术研究方面得到大家的认可,在藏传佛教各大教派当中也很有威望。我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文家活佛的一生经历与修行成长。当然我只能分享我所知道的有限的部分,其实他很多修行上的正知正见和无量慈悲等高尚品质,远远超过了文字的表达能力,对此我只能深表歉意。

1、活佛诞生,认证活佛

  文家活佛的诞生之地在安多康区四大山谷之阿达绒山谷热工地区,即今青海黄南州同仁县曲库乡玛尔萨村境内。那里有极速排列3本教的三大区域,其中玛尔萨雍仲都敦林附近,琼噶圣山的山脚就是文家活佛的诞生之地。这里百分之七十的修行人都是瑜伽士,即以在家的身份弘法利生。

  活佛的父亲名多杰太,他乐于向善,积极精进于积善积德;活佛母亲名才让吉,是心怀仁慈,极速排列3虔诚,通情达理的淑女。公元1935年藏历正月十五日时活佛诞生,当时空中现出的彩虹直接连接到活佛的诞生地,天空晴朗光明,空中还传出婉转动听的声音。活佛在诞生的前几天,他的母亲做了一些奇怪的梦,梦里房屋门前开花,骑白马的白衣男子赐他圣物等等。

  活佛幼时就天生具备很多圣人、高人的优良品质,比如乐于积善积德,不喜欢造恶者,心怀仁慈,天资聪慧。他从小就喜欢模仿大人们学习、写作、念经的行为,模仿僧人或者喇嘛为别人做灌顶、传法和念经等,呈现出与众不同的善缘。活佛五岁时,被北方怙主文家南喀坚参仁波切、追仓活佛、宁玛派著名活佛多庆哉仁波切、夏章索喃雍仲仁波切等很多高僧大德同声同气地认证为雍仲彭措恺朱晋美仁波切的转世活佛。自那起,“文家活佛”这四个字就刻在人们的心中,写在藏族史册之中,再也不陌生了。

2、自幼学习文字读写,奠定修行之基础

  文家活佛在六岁时,就开始学习藏文读写、解答意义等基本知识,在本教显宗、密宗的诸多经典仪轨中深入学习,成绩非凡。三年间,活佛研究了曼日寺派系的修行仪轨,很快掌握了仪轨的内容、使用方法以及其真正用意。活佛学习毫不费劲,看一遍就能读懂其内容。八岁时,活佛在著名成就者南喀坚参仁波切座前接受如法的皈依戒,成为合格的本教弟子,此后依次学习皈依法等大圆满九加行心法,并很快掌握其内容。

  文家活佛在九岁时,拜著名实修者南喀坚参仁波切为师,在其座前学习藏文语法三十颂、音势论、正字等藏语文,很快表现出语言语法学习的天分。不仅如此,在恩师座前,活佛还接受密宗事部、行部、瑜伽部、无上瑜伽部的灌顶、传承,听闻各个经义的难点,快速掌握密宗四部的要点。

公元1945年活佛年满十周岁时,为了提高知识水平和佛学水平,活佛拜学识渊博、德行谨严的江仓活佛隆多噶桑嘉措仁波切为师。在恩师座前学习夏匝巴大师所著的《大圆满前行法海言教》、《法藏宝库》、《经理宝藏》、《本教源流格言宝典》。活佛所谓的学习不是随便听听,而是听得很仔细、认真,乃至深入研究每个字的深层用意,并实践它,以此证得真理。不仅如此,活佛通过《大圆满前行法海言教》认真实修九加行即九个大圆满前行法,系统的学习大圆满心法,成绩非凡,成为南喀坚参大师的得意门生。他还在文家活佛的前世转世之弟子----文家央如兰木卓仁波切座前学习了很多经典,掌握了很多知识并深入实践。

  从十二岁开始,文家活佛以文家南喀坚参仁波切为根本上师,在藏文语法、修辞学、辞藻学、声律、天文学、工巧明、因明学等大小五明学科中广泛学习、深入研究,取得很大的成绩;尤其在显宗四部、密宗四部、大圆满心法当中深思熟虑,精进修持,得到不可思议的非凡成就。活佛还在恩师座前接受阿赤大圆满、耳传四部大圆满的灌顶和传承,成为大师的得意弟子。

3、前往各地,拜师学习,走向觉悟

  《菩提道次第三百颂》云:“自己出生之家乡,乃是爱憎烦恼境,远离不善之地,走向清净之地。”要成为一名博学多才,实修非凡的成就者,需要很多的经历和资历。文家活佛在十五岁(公元1952年)时,远离自己的家乡,前往人间乐土——著名成就者江仓南喀仁钦仁波切的修行宝地达庆呷莫日绰禅修院,进行为期三年的闭关实修。在江仓活佛旦增旺嘉仁波切、隆多噶桑嘉措仁波切座前,受阿赤大圆满前行十五座间和本教十二仪轨经的灌顶、传承和解释,修习了九加行、指点心性、观阿字等整套课程。

  活佛在两位恩师座前,受五胜本尊、静猛本尊、大悲佛母的灌顶、传承及其使用说明,以及大圆满四灌顶、母续四灌顶、佛集四灌顶等殊胜心法;活佛在那里受菩萨戒,行菩萨道,修菩提心,取名为贤彭罗朱嘉措。活佛的学习不仅仅是听闻,还有思考、研究并实践,以此取得心法的精髓,因此其在大乘佛法之心法修行方面的成绩非常突出。

  《基位本觉续(母续三续之一)》云:“修行就要修六方便,熟知六方便才能取得成就。”本教六方便与噶举派的纳若六法意义基本相同,母续里称六方便为六明点。活佛继续接受六方便等心法,包括指点心性、破瓦法(往生法)、拙火法、气脉明点、轮回与涅槃法、辟谷法、中阴法、往生夺舍法、车确即空观、任运法、黑闭关等的研修调教,三年闭关的所有课程最终全部修完,成为大圆满的真正行者。他还顺便学了藏文三十颂、音势论、修辞学、辞藻学、声律学、历史等很多学科,成为学识渊博,德行谨严,心怀仁慈的大德高僧。

4、返回自己寺院,担任弘法之业

  在二十岁时,活佛返回文家寺院,承担修建寺院、弘法利生之业。活佛自从回到了自己的寺院,一方面担负着修建经堂、管理寺院之职,另一边进行闻思,实践佛法。与此同时,活佛还为来自各个地方的佛法弟子讲述显密心法,培养优秀弟子。活佛通过闻、思、修慧,吸取佛法的精华,提升自己的无我价值观;活佛通过演说、辩论和著作来弘扬民族文化,弘扬以本教文化为主的藏族文化。

  文家活佛的诞生地马萨尔村位于文家寺脚下。那里的村民很虔诚,始终保持最虔诚、诚恳、积极向上的态度。文家活佛返回寺院后,一边为来自各地的僧众弟子讲课,传授心法,培养弟子,同时也为当地的村民传授修行常识、生活常识等心法,给他们提供便于生活和修行的很多简单方法。当地很多村民,因此弃恶从善,走向正道。活佛对村民信众说:“佛法实际就是我们的生活,除了本性,别无他佛;除了生活,别无佛法。”作为一名修行者,我们的第一功课就是要做好人。只要做好人,我们才能顺利做事。如果一个人连人都没做好,作佛、做菩萨就难上加难。活佛用简单易懂的语言描述佛法,让人认识到何为佛法,何为修行,何为生活。

5、时代变迁中的文家活佛

  后来藏地开展四清运动、民主改革等,导致很多寺院封锁,众多僧人因此还俗或者流浪。活佛也因此而进入监狱,与各大教派的高僧一起,过了一段监狱生活。这也是尝试轮回苦难,认识轮回无常的最好机会。《经集》云:“即便舍弃性命,也不弃利生事业。”当时活佛不顾性命,不顾自己的生死,患难中度化他人,伸出双手救度他人,最后得到了看守监狱、管理监狱的人的尊敬,活佛也因此得到相对的自由。

  随后,文革时代来临,整个藏地的贵族、活佛、喇嘛、寺院都受到批判。在煎熬的时代中,活佛也受到牵连,流浪各地,不由自主地从事各种行业。即便如此,文家活佛一刻也没有放弃过闻法、接法和弘法的工作。活佛当时冒着生命危险,追随各大教派的高僧大德,闻思五部大论,实践佛法。占巴南喀大师云:“灾难是修行的导师,障碍是修行的动力,分别心是本性的呈现。”活佛一直认为,正如占巴南喀所说,灾难是修行的导师,再怎么艰难、不幸,活佛都悄悄呆在一边,精进修行,方便时便对人传授因果心法和仪轨。活佛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中,用手写了二十多部本教经文,做了两千多页木刻版,得以把最好的文化留给后人。

活佛所写的那些经文文字手法精美,笔法美妙,至今依然可在当地村民家里看见活佛亲笔所写的各种经文,甚至村民们把这些经文一直供奉于自家的经堂中,舍不得用。那些活佛所造的木刻版都收藏在文家寺里,如今所有人都在沿用。

6、复兴弘法事业,重建寺院经堂

  公元1980年活佛四十五岁的时候,是铁猴年。那一年国家对藏地的宗教政策逐渐开放,当地的信众、村民们获得了极速排列3的自由。当年第十世班禅尔德里曲吉坚参前往青海热工地区,活佛有幸代表文家地区的几千户本教村民,拜见班禅大师。活佛一看见班禅大师就知道他是一名名副其实的藏学家和佛学家,而且没有宗派偏袒。于是,活佛向班禅大师要求,在藏地必须倡导无分教派——不偏袒教派的精神,因为教派团结对民族团结、社会稳定起的作用很大。班禅大师因为活佛的诚恳、正直而感动,对活佛做了供养和顶礼,也做了倡导无分教派的承诺。

  良美大师在《密意智慧》中说道:“只有弘法利生,才能使佛满意。”当时文家活佛再三思考后,弘法利生是最好的供佛,也是最好的积福消业之方法,但弘法也需要好的环境和道场,因此决定要重建热工曼日讲修门竹林寺——文家寺。文家活佛以及施主们花了几年的时间,才最终重建文家寺,恢复大雄宝殿等各经堂。为了方便栽培优秀弟子,活佛先后建立讲学院、禅修院、辩经院,栽培了很多弟子。

  为了如法修行,更方便的弘法利生,活佛把寺院的寺规、念诵仪轨、仪轨的使用法、讲课内容、教学模式、佛教音乐、寺庙的金刚胜舞舞法等都按照曼日寺的寺规和要求进行修整,故此,文家寺成为第二个曼日寺。寺院里除了修行、讲法、学习佛法之外,学生们还能学习藏文语法、古藏语文、修辞学、文学、藏族历史、辞藻学、医学、天文学、因明学(逻辑学)等很多课程,如此培养出很多二十一世纪的优秀佛弟子。活佛把寺院外观的大雄宝殿、闭关室等经堂和里面的三福田都做得非常精美、如法、规范。

7、活佛前往各地,广结善缘,学习心得

  于木鼠年即甲子年时,活佛前往阿坝州阿坝县的郎依寺和夺登寺,拜夺登雍增索巴坚参仁波切、郎依寺的加沃活佛、夏普旦增坚参活佛等为师,在其座前接受夏匝巴大师的《光明大圆满普贤心髓》、《生起圆满次第宝镜》、《菩提道次第论正教明灯》、《雍仲法界经》、《虎衣明王白红黑心法》、《胜撅本尊》、《母续六部》等的灌顶、传承和教言,受益匪浅。在郎依寺所有僧众和众格西们的强烈要求下,活佛讲解了夏匝巴大师所著的《法藏宝库》、《菩提道次第六十颂》,利益了无数弟子。

  随后,活佛前往西藏那曲的巴青县、年容县、昌都丁青县、康区德格的夏匝佛学院、新龙的各大寺院、炉霍、道孚,以及青海、阿坝、松潘、若尔盖等各地,传授本教文化为主的象雄文化,广结善缘。除此之外,活佛还拜了第十世班禅尔德勒曲吉坚参、格鲁派著名活佛谢嘎登江措的第七世活佛、格鲁派著名格西拉莫雍增洛桑恺朱嘉措、拉索喃向曲栽莫、朱旺桑巴仁波切等各大教派的高僧大德为师,在其座前,接受大威德金刚、胜乐金刚、时轮金刚、菩提道次第光轮、入菩萨行论等的灌顶、传承和言教。他们互相交流,互为师徒,探讨自己的心得,这对弘法利生起到了极大地积极作用。我们不难发现,其实藏传佛教各教派的高僧大德们,在相互之间是很认同的,没有互相排斥、诋毁、诽谤之类的,只是我们自己在胡思乱想。

  文家活佛作为安多青海和甘肃地区的本教法王,同时担任着很多职位。比如任热工地区几千户瑜伽士的上师、黄南州民族师范大学的研究专家、热工县——同仁县政协副主席、青海省佛教协会常委理事、黄南州政协委员、国际藏学文化研究协会的著名专家、雍仲本教联合会名义会长。文家活佛前往各地,四处演讲,传播藏文化,在藏族文化界、佛教界里文家活佛四个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文家活佛不单单是一名藏学家或者作家,也是一名名副其实的大圆满历代上师,是一位伟大的实修者,是热工上万余瑜伽士的根本上师。文家活佛在阿坝州松潘县尕美寺、甘孜州德格县的夏匝佛学院、新龙县益西寺、阿坝县夺登寺和郎依寺等各大寺院,演讲佛法,传播民族文化,培养了数不尽的优秀弟子。于公元2000年,活佛前往荷兰参加国际藏学研究协会第九次会议,活佛的论文是《研究吐蕃王朝年代的正确说法》;公元2001年,活佛在北京参加国际藏学研究协会,著作《研究藏文化之起源和正确历史》;于公元2003年时,按国际藏学研究协会的隆重邀请,活佛在英国参加国际藏学研究协会第十届,为学术界提供《如何认知佛法和大圆满法是何为佛所传》等论文,在国际学术界范围,因此对藏文化、藏传佛教的认知大量增加;公元2006年,在德国参加国际藏学研究会第十一次会议,活佛著有《政教合一对社会的利害关系》之论文,在藏文化走向国际人文舞台起到最大作用。文家活佛还去了青海西宁,参加过两次藏族因明学——逻辑学研讨会,当时活佛著作《藏学因明学科、声律学的历史渊源》等论文;活佛还被青海民族大学、黄南州师范大学等各大学校邀请,讲述藏族的文学、历史、哲学、佛学,文家活佛四个字在学术界里赫赫有名。

8、文家活佛著作简介

  文家活佛写了很多经典的作品,包括《上师瑜伽威力宝藏》、《如来言教甘露心法》、《菩提道次第略论》、《引导遍知之路》、《论本性除暗集》、《道情歌集》、《佛教源流历算广论》、《本教源流镜》、《论修心集》、《诗歌集》、《本教品类论和章节略述》、《大师传记集》、《藏文语法论集》、《密宗仪轨和笔记》、《佛教和文化问答集》、《论文集》、《公文书信集》、《书法集》、《历史文集》等很多大作。

  此传记以登巴朱扎仁波切所著的大师简介为根据,以大师的大小传记为参考,弟子泽絨洛吾在公元2014年7月19日,著于号称康北中心的炉霍易日寺。

3、前往各地,拜师学习,走向觉悟

  《菩提道次第三百颂》云:“自己出生之家乡,乃是爱憎烦恼境,远离不善之地,走向清净之地。”要成为一名博学多才,实修非凡的成就者,需要很多的经历和资历。文家活佛在十五岁(公元1952年)时,远离自己的家乡,前往人间乐土——著名成就者江仓南喀仁钦仁波切的修行宝地达庆呷莫日绰禅修院,进行为期三年的闭关实修。在江仓活佛旦增旺嘉仁波切、隆多噶桑嘉措仁波切座前,受阿赤大圆满前行十五座间和本教十二仪轨经的灌顶、传承和解释,修习了九加行、指点心性、观阿字等整套课程。

  活佛在两位恩师座前,受五胜本尊、静猛本尊、大悲佛母的灌顶、传承及其使用说明,以及大圆满四灌顶、母续四灌顶、佛集四灌顶等殊胜心法;活佛在那里受菩萨戒,行菩萨道,修菩提心,取名为贤彭罗朱嘉措。活佛的学习不仅仅是听闻,还有思考、研究并实践,以此取得心法的精髓,因此其在大乘佛法之心法修行方面的成绩非常突出。

  《基位本觉续(母续三续之一)》云:“修行就要修六方便,熟知六方便才能取得成就。”本教六方便与噶举派的纳若六法意义基本相同,母续里称六方便为六明点。活佛继续接受六方便等心法,包括指点心性、破瓦法(往生法)、拙火法、气脉明点、轮回与涅槃法、辟谷法、中阴法、往生夺舍法、车确即空观、任运法、黑闭关等的研修调教,三年闭关的所有课程最终全部修完,成为大圆满的真正行者。他还顺便学了藏文三十颂、音势论、修辞学、辞藻学、声律学、历史等很多学科,成为学识渊博,德行谨严,心怀仁慈的大德高僧。

4、返回自己寺院,担任弘法之业

  在二十岁时,活佛返回文家寺院,承担修建寺院、弘法利生之业。活佛自从回到了自己的寺院,一方面担负着修建经堂、管理寺院之职,另一边进行闻思,实践佛法。与此同时,活佛还为来自各个地方的佛法弟子讲述显密心法,培养优秀弟子。活佛通过闻、思、修慧,吸取佛法的精华,提升自己的无我价值观;活佛通过演说、辩论和著作来弘扬民族文化,弘扬以本教文化为主的藏族文化。

  文家活佛的诞生地马萨尔村位于文家寺脚下。那里的村民很虔诚,始终保持最虔诚、诚恳、积极向上的态度。文家活佛返回寺院后,一边为来自各地的僧众弟子讲课,传授心法,培养弟子,同时也为当地的村民传授修行常识、生活常识等心法,给他们提供便于生活和修行的很多简单方法。当地很多村民,因此弃恶从善,走向正道。活佛对村民信众说:“佛法实际就是我们的生活,除了本性,别无他佛;除了生活,别无佛法。”作为一名修行者,我们的第一功课就是要做好人。只要做好人,我们才能顺利做事。如果一个人连人都没做好,作佛、做菩萨就难上加难。活佛用简单易懂的语言描述佛法,让人认识到何为佛法,何为修行,何为生活。

5、时代变迁中的文家活佛

  后来藏地开展四清运动、民主改革等,导致很多寺院封锁,众多僧人因此还俗或者流浪。活佛也因此而进入监狱,与各大教派的高僧一起,过了一段监狱生活。这也是尝试轮回苦难,认识轮回无常的最好机会。《经集》云:“即便舍弃性命,也不弃利生事业。”当时活佛不顾性命,不顾自己的生死,患难中度化他人,伸出双手救度他人,最后得到了看守监狱、管理监狱的人的尊敬,活佛也因此得到相对的自由。

  随后,文革时代来临,整个藏地的贵族、活佛、喇嘛、寺院都受到批判。在煎熬的时代中,活佛也受到牵连,流浪各地,不由自主地从事各种行业。即便如此,文家活佛一刻也没有放弃过闻法、接法和弘法的工作。活佛当时冒着生命危险,追随各大教派的高僧大德,闻思五部大论,实践佛法。占巴南喀大师云:“灾难是修行的导师,障碍是修行的动力,分别心是本性的呈现。”活佛一直认为,正如占巴南喀所说,灾难是修行的导师,再怎么艰难、不幸,活佛都悄悄呆在一边,精进修行,方便时便对人传授因果心法和仪轨。活佛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中,用手写了二十多部本教经文,做了两千多页木刻版,得以把最好的文化留给后人。

活佛所写的那些经文文字手法精美,笔法美妙,至今依然可在当地村民家里看见活佛亲笔所写的各种经文,甚至村民们把这些经文一直供奉于自家的经堂中,舍不得用。那些活佛所造的木刻版都收藏在文家寺里,如今所有人都在沿用。

  文家活佛作为安多青海和甘肃地区的本教法王,同时担任着很多职位。比如任热工地区几千户瑜伽士的上师、黄南州民族师范大学的研究专家、热工县——同仁县政协副主席、青海省佛教协会常委理事、黄南州政协委员、国际藏学文化研究协会的著名专家、雍仲本教联合会名义会长。文家活佛前往各地,四处演讲,传播藏文化,在藏族文化界、佛教界里文家活佛四个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文家活佛不单单是一名藏学家或者作家,也是一名名副其实的大圆满历代上师,是一位伟大的实修者,是热工上万余瑜伽士的根本上师。文家活佛在阿坝州松潘县尕美寺、甘孜州德格县的夏匝佛学院、新龙县益西寺、阿坝县夺登寺和郎依寺等各大寺院,演讲佛法,传播民族文化,培养了数不尽的优秀弟子。于公元2000年,活佛前往荷兰参加国际藏学研究协会第九次会议,活佛的论文是《研究吐蕃王朝年代的正确说法》;公元2001年,活佛在北京参加国际藏学研究协会,著作《研究藏文化之起源和正确历史》;于公元2003年时,按国际藏学研究协会的隆重邀请,活佛在英国参加国际藏学研究协会第十届,为学术界提供《如何认知佛法和大圆满法是何为佛所传》等论文,在国际学术界范围,因此对藏文化、藏传佛教的认知大量增加;公元2006年,在德国参加国际藏学研究会第十一次会议,活佛著有《政教合一对社会的利害关系》之论文,在藏文化走向国际人文舞台起到最大作用。文家活佛还去了青海西宁,参加过两次藏族因明学——逻辑学研讨会,当时活佛著作《藏学因明学科、声律学的历史渊源》等论文;活佛还被青海民族大学、黄南州师范大学等各大学校邀请,讲述藏族的文学、历史、哲学、佛学,文家活佛四个字在学术界里赫赫有名。

8、文家活佛著作简介

  文家活佛写了很多经典的作品,包括《上师瑜伽威力宝藏》、《如来言教甘露心法》、《菩提道次第略论》、《引导遍知之路》、《论本性除暗集》、《道情歌集》、《佛教源流历算广论》、《本教源流镜》、《论修心集》、《诗歌集》、《本教品类论和章节略述》、《大师传记集》、《藏文语法论集》、《密宗仪轨和笔记》、《佛教和文化问答集》、《论文集》、《公文书信集》、《书法集》、《历史文集》等很多大作。

  此传记以登巴朱扎仁波切所著的大师简介为根据,以大师的大小传记为参考,弟子泽絨洛吾在公元2014年7月19日,著于号称康北中心的炉霍易日寺。